美剧精选
好看的美剧推荐

饭也要吃,不吃饭哪有 精神革命。

?咱就是把他打死了,他恐怕也不晓得为咋!”大义质问他道:”二狗为什么不来?”吕连长道:”这事与人家赵二狗没干系,你要人家赵二狗来干什么?”田有子道:”街上那些人都亲眼看见了,怎么
说与他赵二狗没干系?”
吕连长道∶“给你没说嘛,你大喜临头了!实说吧,不是季工作组请你也不是公社请你 ,而是县上请你,你一家伙上了县城!恐怕日后我们些微事也见不到你了!到那时你见了我 们却只怕不认得了!”庞二臭还是胆怯心虚,嘿地一笑,说∶“不会不会,到底是啥
事,我 这一时想不出来,你说与老哥知道。”吕连长道∶“啥事?还不是二哥你往日的本领,县上 看上你了!”二臭更是疑惑,瞪大眼说∶“我有啥嘛,一个剃头刮面的行当,一日挣不下四 毛钱,我有啥哩嘛!”吕连长道∶“这你就甭唆了,丢下家伙跟我快走!”
丢儿一边也劝 说道∶“你先去一趟,一会儿回来再刮不行嘛,看把吕连长急得上火哩!”吕连长随着说∶ “谁说不是!”根斗道∶“你们都少说话,叫二臭加把劲,三槌两梆子剃完了再走不成?” 吕连长道∶“要成的话,我这日急慌忙得为咋?季工作组说是十万火急
,即使是眼下新娘子 拜堂,或是跑肚肚拉稀也得放下,紧赶跟随上走人!”贺根斗老大不高兴地立起,将围巾一 拽,顶着个阴阳头,说∶“走走走,妈日的,我不剃该成了?”郑栓一旁说二臭道∶“也快 去,人家根斗不剃了,你再不去就不对了!”根斗说∶“不剃能
成?我在这儿等,事完了赶 紧来!”庞二臭一看这相,也没再推脱的借口,只好跟上吕连长几人,低着头走了。
吕连长瞪大两眼听着,也不敢强辩。心想:该不是季工作组昨夜去富堂家吃饭,富堂婆 娘竟没留住体贴一番,让人家独自回来?没说这骚婆娘,他妈的平时啥没见过,这阵子咋恁 正经起来了?囊熊!
吕连长点头,回头说∶“邓连山你这个坏分子,老奸巨猾,目下你不敢公开出头作案, 却暗中指派你有柱,你说是否?”叶支书随着说∶“听群众反映,最近你正在训练民团,准 备训练好了和无产阶级专政作对,这事确实?”邓连山低着头说∶“报告支书,罪人
邓连山 不敢。”叶支书道∶“不敢?你竟敢抵赖?猪脸看着抽上两掴。”猪脸站起,上去照着邓连 山的老脸,不多不少结结实实抽了两掴,打得老汉后退四五步。叶支书说∶“你立好。”邓 连山说∶“是!”叶支书又说∶“你说你没训练民团,那天天早上天不亮你在
院里‘一二一 ’喊啥?你以为人都听不着得是?”
吕连长端橛橛地立着,大声说是,然后咧着嘴笑。随同的民兵也都兴高采烈,自觉着浑 身释然。能受到季工作组亲自表扬和指挥,那自然是非同一般的了。然此时的张法师已回到 黑烂家炕上,搂着黑烂的烟锅吸烟。哪晓得吕连长等人已给他布下了天罗地网。
吕连长赶回村里,无非是有人被打,有人打人,面上看急,其实都是不值一提的蒜皮儿小事。该罚该慰,竟是常事。回头说歪鸡被殴打的那日,发生在哑哑身上的事情。
吕连长喝声止住,对众人讲道∶“暂歇暂歇,咱先把政策讲到前头。政策一旦讲过,他 们再不服帖,咱们再动家伙不迟。”李铁汉黑着脸朝地上啐了一口说道∶“说的是,都停手 ,听吕连长说话。”吕连长对翠花的大儿大义说∶“你们要是拿事(当家作主),我
便说了 ;你们要是不拿事,还是请老婆出来说话才对。”大义点头应道∶“拿事,有啥话快说。” 吕连长道∶“拿事便好,大义你首先听我说。你也是党教育出来的青年人,觉悟不是没有, 你现在手拿菜刀和民兵组织对抗,应不应该?”后头的二义说∶“哼,你们哪
里是民兵,分 明是一帮打家劫舍的土匪!”吕连长正色道∶“咱说话客气些,不要骂人,你若再骂一句, 后果我姓吕的不负责任。”李铁汉道∶“和他这帮贼娃客气个啥,冲进去再说!”吕连长拦 住李铁汉说∶“老李,不能这相,这是大事,我们不能马虎,政策走在
前头,不怕他们不允 。”李铁汉气咻咻地说道∶“老吕你说,我听你的。”吕连长说∶“叫有柱出来说话。”说 着,众人回头寻找有柱。
吕连长和叶支书跟在后头,只见老家伙走得飞快。叶支书看着邓连山远去的影子,叹了 口气,自言自语说∶“的确不枉为一世能人!”吕连长没听清,问他∶“你说啥?”叶支书 道∶“我说,邓连山这老狗,的确不枉为一世能人。”吕连长说∶“就是。”说完两
人分手 。
吕连长接着说∶“据民兵反映,你昨天早晌非要让他们也去地里曳粪,这是啥事?”海 堂辩解说∶“也春耕哩……”季工作组一听这话更是怒不可遏,厉声呵斥道∶“什么春耕不 春耕,走什么样的路线不解决,为谁春耕?为地主富农,为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春耕
!我看 你是受了一些人的指使,以春耕之名,有意干扰斗争大方向哩!”海堂一看这种场面,脸色 灰下,又蹲下去,随着季工作组几人的会议,学习了一上午。
吕连长慨笑了,说∶“好家伙,还是你老贼厉害!”邓连山得意了,扬起脸指背后问∶ “把我这贼娃再咋拾掇?”大家一看有柱,见他呵噜呵噜长出短进,卧在地上不晓人事了。 吕连长便以请教的口气问邓连山∶“还能再咋拾掇?”邓连山道∶“各种方子都有,
不过按 现在的情况,最见效的还是在绳子上加工。”吕连长说∶“那好,你在绳上加工一下,给大 家看个新鲜。”邓连山这又解开绳头,做了两个活环,将有柱脖子套了,一封绳头,有柱呼 呼地拉开气。
吕连长说∶“叶支书一心要请你,给我说过好多次,季工作组来咱这达,没吃过一顿好 饭。所以今日是特意相请,岂能不去? ”叶支书说∶“革命要革,饭也要吃,不吃饭哪有 精神革命。”说着和吕连长连搀带架,扶着季工作组出了大队部院,三人一起向叶支书
家走 去。
吕连长说着带着一班人马进门,进门便搓脸跺脚,嘿煞着说∶“冻的,冻的,也老实春 天下了,还冻的这日鬼!”季工作组没动势,抱着语录佯装着看,一边说∶“你就晓得个冻 的冻的,没看毛主席咋说。”说着就拿腔拿调地将毛主席的词《沁园春·雪》给他们
诵读起 来,边读边用眼角余光看着他们,其得意的模样,像是这诗是他季工作组做出来似的。读过 上阕只扫着吕连长几人眼神不对,不看他,也不看语录,目光在他枕头上乱转。季工作组低 头一看,是针针昨夜撇下的一对花袖筒。这事让旁人知晓焉能了得?季工作组
面色一慌,但 又马上稳住,拉长声又接着读将下去。边读边用另一只手,缓缓地将那花袖筒向屁股下移去 ,待读到“只识弯弓射大雕”时,已完全地遮掩住了。
吕连长问到这里不言喘了,拿眼将龚勤花这瞄那看,心里暗自佩服这山里女子的胆力。 于是,又换了温和的口气说∶“你背后这几位心红根正,哪个长得不比他邓有柱气派,你咋 单瞅上他?”龚勤花果然回头来看,栓娃几人一个个慌了神,脚底不实,摇摇晃晃,
躲躲闪 闪,倒像是怕将自个儿被人家女子相上似的。龚勤花看过,转身说∶“我没看上。”吕连长 道∶“你看上谁?地富子女邓有柱?你晓他在村里头耍流氓,揪住人家媳妇的衣服不放的事 实不?”龚勤花摇头晃脑地说∶“这你甭问我,我不晓。邓有柱我不说可或不
可,看人却比 这几人的悍壮!”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炫乐彩票官网手机版 » 饭也要吃,不吃饭哪有 精神革命。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最新鲜的全球电影资讯

电影台词明星写真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