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剧精选
好看的美剧推荐

叶支书你摸,烧得太太

今日后人得意时时时得意。
今天的安排看来是黄了。歪鸡漫无目标地被街上拥挤的人流带着走。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晌午。歪鸡发现肚子有些饿了。走到一家小吃摊那里,花两毛钱,站着吃了一碗玉米粉轧的钢丝面。这钢丝面里掺有一种新型的化学成分,论说也算是伟大的发明了。不吃不知道,一吃忘不掉。一条大汉吃一小碗便可以保证一天不饥。其结实的程度实在惊人,好家伙,一下子解决了旧中国几千年不能解决的问题!你看看如今咱们国家的科学,发展得快也不快?
紧说慢说,又走出十里八里。走到座老山崖上,妇人又吵喝起来∶“我冻得抖抖哩,我 冻得抖抖哩!”庞二臭十分温和地小声说∶“这山里的气候就是这相,没说杨先生咋就着了 凉了!你先忍,否则你抬头看看星星,看上一会子,就不觉着冷了。”老婆说∶“我不由得 ,我就是觉着不对,我想返回去呢!”庞二臭气了,说道∶“那好,我把你放到这辽天地里 ,这深更半夜的,把你不叫狼扯了才怪哩!”一路上耍了多少魔法暂且不论,庞二臭终于凭 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把妇人哄到猫儿沟。
进村时,天已黑下,没有外人看见。进了家门到窑里点上油灯。那女人炕头坐好,斜着 眼子,将窑里摆设扫索一遍。贺根斗说来也是,虽是一破烂之家,但毕竟有过那兴旺发达的 时候,几件像样的家具却是有的。看到这,女人心里塌实一些,口气缓和多了。两人洗洗涮 涮,生火熬饭,十分殷趁。这期间的言来语往,互慰平生坎坷之事,一直说到下半夜,灯油 熬干,方说睡下。女人先是不脱衣裤,只说和衣而卧。贺根斗此时已是欲火升腾,饥馋难耐 ,必要缠个明白。又是软言款语,又是呜咂撩拨。女人毕竟是女人,长久没得男人的百样厮 磨,千般抚弄,到那关键时刻,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了。没经得几个时辰,便脱光扒净 ,做成了夫妻之事。这女人自道姓陈名凤霞,祖上也是书香之家鼎食之户,所以心胸设算不 同于村里的俗气女人,极是安守妇道。三日之后,抛头露面。贺根斗对人言是齐老黑的妻妹 子,不把讨饭的事对人说知。一年之后,给贺根斗生下一子。贺根斗终日是爱不释手,喜欢 得不得了。
进村之前,大害嚷着要歇。歪鸡一看,便要背大害,大害不允。众人一同上手,将那大 害架了起来,一帮人嘻嘻哈哈,唱着语录歌,进了村子,招来四邻八舍观看。可笑的是,那 大害倒似那打虎的武松一般荣耀了。
进房门,季工作组屁股没坐稳,就先对吕连长说话,意思是要“红造司”的头头听着。 季工作组说∶“你看毛主席他老人家多有远见,要没我们这一支农民武装,咱们眨眼连反抗 的余地都没有了!”吕连长这时也表现得水平很高,接住人家递过的一根纸烟道∶“不是是 啥!毛主席早就说过,以农村包围城市。”那递纸烟的人生得方头大脸,极是富态。见季工 作组二人这样,也连连赞同道∶“说得对说得对!否则林副统帅咋说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 ,一句顶一万句。三十年前毛主席主张以农村包围城市,三十年后我们还要以农村包围城市 。”季工作组截住说道∶“就是一万年以后,我看我们也还要以农村包围城市!”那人连连 点头,随声附和道∶“对对对!”季工作组一看,觉着眼下这几人的思想问题解决得差不多 了,这方扯上正题,将攻打县城的计划一一制定出来。
进了大队部察看,只见站哨的连星在门外立着,与关在里头的三来闲聊,谈论猫娃的肢体。吕连长看见,没管。取了钥匙,开了办公室门。前脚踏进去后脚就慌忙闪出来,你晓啥事?原来窑后传过一种吭哧吭哧的怪声。
进了海堂家院里,只见灯已熄灭,爬窗一听,里面神妖大喘,知海堂和婆娘在做那事。 此时也顾不了许多,只得喊了,海堂里头应声。黑女大说∶“海堂啊,你快起来,大事瞎( 坏)了,张法师叫民兵抓了。”海堂道∶“咋日鬼的,我叫你悄悄地办,你不悄悄地办,单 怕人不晓得。四处张狂着乱说,如今弄下这事,我有啥法?”黑女大说∶“你快起来。”海 堂说∶“我起来能咋?事到如今,我起来也没法子了。”水花说∶“你起来,咱们也好想个 对策,托人给季工作组圆场一下,看是先把人放了咋的。”
进了窑门,里头悄无声息,只听得张铁腿咳噜咳噜呼吸大喘,栓娃抢在叶支书前头,一 摸老汉脑门,连连说道∶“烧得太太(很),烧得太太,叶支书你摸,烧得太太。”叶支书 摸过后,冷静地说∶“是有些烫手,你把洪武叫来,叫他把有关药品都一律带来。”栓娃听 说,急忙出去了。
进了院门,只见一个苗苗条条的人影立在窑门前头。不用问,一眼便认出是猫娃。他心下一惊,故作不知问道:”谁氏?”猫娃忸怩地说:”是我。”歪鸡走近她,放缓语气说:”是你?你来做啥?”猫娃说:”给你送的确良衫子。”歪鸡冷言道:”我不是对你说过了,送你了,不要了,你送来做啥哩?”
进门搁下床子,那红霞又是要贺振光洗手,又是给贺振光肩头掸灰,殷勤得有点过分。 两人说着话,也不管灶头火起,锅内汤沸,竟相跟到院里,说起桃树结果如何,说着说着, 又相跟到进西边窑里,针针心下十分着急。正说没,老汉富堂回来,搁下家伙,便问红霞咋 去了。针针生气地说道∶“在东边窑和咱那会计说话。”富堂一听喜上眉梢; 道∶“得是 ? 说叫说去,我给你帮手压。”针针说∶“你笨手笨脚能做啥!”说完,便立起身要 去西窑里叫人。
进门见张法师两眼紧闭,长脱脱睡在地上,浑身脏得像条土驴。吕连长喊叫道∶“起来 ,季站长来了,有啥话快说!”张法师睁开眼,慌忙爬起,作揖磕头。季工作组吊着脸说∶ “共产党不兴这个,有话快说!”张法师道∶“我说我说,但请闲人退下。”
进门只见哑哑卧在大院当间,披头散发,唇上一道红茬往外渗血;眼泪鼻涕拉成一把, 身边一只空瓷碗,将那苜蓿疙瘩洒了一地。大害说她∶“你走路不看路,自个儿栽了,哭得 恁咋?”大害这说,哑哑哭得更厉害了。大害便有点生气,说她道:“看你十七八的大女子 了,这哭恁号不嫌难看!”哑哑一听这话,咬住青唇,只是稍微忍些。大害大声说话,其意 思也是叫窑里头人出来,问清事实。不料今日却奇,一窑人没声没气,关住窑门只是不喘。 大害只觉自个儿进退两难,喊也不是,不喊也不是。于是乎,也只好亲自动手扶起哑哑,替 她将身上土给掸了。 这时,听窑里的王朝奉骂道∶“妈日了的,吃顿饭都不说安然,尻子不着实。你跑啊跑 的,是猪老婆跑圈(寻仔)哩嘛!”大害一听这话,面朝窑门,接住说道∶“朝奉叔你咋是 这相,这是你女子,你嗷得这么难听,不怕旁人笑话?”朝奉窑里说道∶“把这号没屁眼的 女子死了倒静然;谁看着惶谁领上去,我不问他寻人。”大害忍气为笑,边笑边说∶“看 把你说得大方的!试问村中老少,你朝奉叔可是这起手?”大害话音刚落,只见哐啷一声, 朝奉从窑里走出来,气煞煞地指住大害说道∶“我说大害,你算毛蓝还是鸟绿,我屋的事, 你跑过来指天画地的要咋?我的起手不高你起手高?你起手高得连顿饭都做不了,把哑哑支 派上使唤?”大害正想解释,这时旁边却杀出一个人来替他说话。大害一看是歪鸡。原来歪 鸡早晨起来便寻大害解闷子,进窑没寻着人,一听隔墙的声音,知是大害,慌忙赶了过来。 立在一岸看了半日,只见朝奉将大害不做好人看待,还骂个不歇。这气愤不过,冲将上去伸 出细胳膊,揪住朝奉骂道∶“你老狗日的,活得不耐烦了,我大害哥一心为你,你把好心当 了驴肝肺,还嗷我大害哥哩!狗日的你今个不给我大害哥回话,看我不收拾你狗日的!”说 完,抡起胳膊就要打。大害是一边感动一边上去拖他。心里暗自想道:歪鸡这娃尚能如此仗 义执言,可见这一朋兄弟没白结拜。一面说道∶“歪鸡这娃咋是这相?这是啥事嘛,用得着 你擂拳动腿的!”说着便拉到了怀里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炫乐彩票官网手机版 » 叶支书你摸,烧得太太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最新鲜的全球电影资讯

电影台词明星写真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